• 2008-06-24

    写了一首。 - [手掌书]

    此起彼伏


    先是有蟋蟀的叫声
    到天亮些的时候
    鸟也醒了
    真是很早的清晨
    天还没有打开
    仿佛一切都没有颜色
    树是黑的,房子是白的
    其余的一切都是灰的
    鸟的叫声不知不觉弥漫开来
    树与树之间,前后呼应
    而这时蟋蟀的声音
    已经暗下去,天亮了。

    分享到:

    评论

  • 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