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0

    茶花指 - [手掌书]

    茶花又在春天开了吗?好像是.我是从一个以茶花命名为市花的地方逃脱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只带了长的过长的指甲.我不留长指甲的习惯是在一次误伤中养成的.我的指甲在弟弟的脸上留下过伤痕.伤痕很整齐,像一双平行的筷子.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而我再次留指甲却也一样是因为破坏.我用指甲掐下那一朵白茶花时指甲里已经深藏了罪恶的细菌.比如我再掐下茶花之后我的指甲又接连的破坏了几株珍贵的花种.我开始有些犯罪上的快感,越是紧张越是着迷于那一种紧张.指甲在越来越多的茶花滋养中渐渐长长.

    宿舍的茶花越来越多,我开始担心每一个进我宿舍的人,我怀疑她们.非常执迷不悟的怀疑她们.我开始怀疑她们的眼神.不管是她们看茶花的时候,还是看我的时候.于我把那些茶花摆在阳台上,让最刺眼的阳光照着它.我就坐在阳台的凳子上.和阳光下的茶花一起.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不怀疑任何人.因为在阳光里的时候我看不到黑暗里的任何东西.包括杀机.

    我没有听到第二个人的声音.可是茶花却接连着凋谢.我没有猜出其中的玄妙.只是指甲没有停止长长.我摘茶花的速度开始小于茶花凋谢的速度.因为指甲的过长导致我只能慢性子的生活.比如打字等等.就像我一不小心指甲就划破了自己的脸.只是一个小口子,却染红了一片茶花的花瓣.在只有阳光和我的时候我自己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茶花目睹过我的每一次战争.

    在最后一朵茶花变黄凋谢的时候.我决定和我的茶花指一起离开.或许只要没有茶花,就不会有茶花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处的开心 200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