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喇叭长颈鹿》 

    《童趣》

    《凡高先生》

     

  • 2008-10-15

    秋天不忧伤 - [眼下跳]

  • 2008-10-12

    给当时的王菲 - [肚皮文]

     

    往事如风,只念旧好

    比如王菲,并不是一见着就喜欢的。
    但是一听她的歌,你就会想到“惊为天人”四个字。
    这个成语用得并不多,也可能这辈子只用这么一次。所以我很珍惜。
    但是给王菲,觉得极其匹配。

    我并不是她的铁杆歌迷。
    因为我知道她的时候,已经是1998年了。
    听过的歌也只是《相约98》。
    那时在电视里看到她。
    觉得她的样子极冷。想到一句词来形容“高处不甚寒”。
    当然她的声音如同她的样子一样,过目不忘。

    写这些之前,我原来是写不出任何字的。
    我不清楚我是出于喜欢还是不忍破坏。

    过了几天,再来看这些王菲年轻时的样子。
    心还是为之动容。
    我承认我是极欣赏王菲的。
    和喜欢不同。因为,王菲不需要别人喜欢。
    她自己独自绽放,足矣。

    我并不了解她,哪怕她最基本的生日和身高。
    我不了解。我知道的只是,她原来叫王婧雯,有惊为天人的声音。
    这就是我知道的关于她的一切。

    之后我听到了关于她的爱情。
    她和她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很多人开始说她的不是。
    但不论是哪个一次,她都没有拒绝承认。
    我真的很难不去欣赏坦率的人。
    别人问她的感情问题时,
    王菲会说:“男人都是花心的,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找一个好看一点的呢?”
    这就是王菲。
    其实我有时想,她一点都不像明星。
    就像是一个极普通的女人。
    在面对爱情时,还有点傻。
    和每一个沉迷在爱情里的女人一样。
    最后会受伤。会留下疤痕。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谁,不也期待这样惊心动魄,轰轰烈列的爱情?

    说这些话,不想给任何人听。
    写给自己。送给我心里的王菲。

     

  •  

    骑鹅去历险

     《鹅鹅鹅的故事一》

       从前有一只小鹅,姓鹅名叫鹅鹅。大家都叫他鹅鹅鹅。在中国古代曾经有位大诗人写过一首诗叫《咏鹅》诗曰: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青波 。这其中第一句“鹅鹅鹅 ”,说的就是它了。

       鹅鹅鹅的爸爸叫做鹅鹅鹅鹅。有一天鹅鹅鹅的爸爸找到他说:“儿子,我觉得我们家族这个取名字的方法不太好啊。你看,你叫鹅鹅鹅,将来你的儿子叫做鹅鹅,你的孙子叫鹅,那你的孙子儿子叫什么?”鹅鹅鹅觉得爸爸说的有理说:“可是这是咱们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啊!”

       说到鹅鹅鹅的老祖宗,我们还要还说说它们老祖宗的事。
       自古鹅鹅鹅的家族就和别的鹅族不同。它们寿命很短,只有半年时间,别的鹅族最多的能活十年。正因为这样鹅鹅鹅的家族换代非常的快。

       说有一天鹅鹅鹅的老祖宗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光叫完他的名字就要五年时间在这就省略了)。家里很穷,儿子刚刚出生,没饭吃。他就向别的鹅族借钱。当时借了一两文银。立下字据说要是一年内归还,若是不还就在本金上的每年翻一番。可是鹅鹅鹅的老祖宗在借完钱之后不久就死了。到他的儿子还知道这件事,但是到了儿子的儿子的儿子...就没人知道有这件事了。

       谁知不久,借钱给鹅鹅鹅的老祖宗的鹅族找到了鹅鹅鹅。鹅族的说:“你的老祖宗向我们的老祖宗借了钱,到现在都还没还,这是字据。”鹅鹅鹅找到爸爸鹅鹅鹅鹅,鹅鹅鹅鹅一看字据就吓晕过去。虽说当时只借了一两文银,但到现在已经年滚一年,数字已经变得相当惊人。鹅鹅鹅见状,安慰爸爸说不要着急,我们想想办法吧。于是对前来要钱的鹅族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你看怎么办吧?”鹅族的一听,气愤的说:“不还我就到法院去告你。”说完扭头就走了。鹅鹅鹅鹅回到家中马上找到祖谱,找到老祖宗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担忧的对儿子说:“恐怕我们要做牢了。”鹅鹅鹅看着祖谱若有所思。

       话说鹅族的人把鹅鹅鹅一家人告上了法庭。鹅族的最高人民法院授理了此案。不久鹅鹅鹅和鹅鹅鹅鹅被传到法庭。法官开庭审理问:“鹅鹅鹅鹅,你们老祖宗欠下了鹅族的钱,你们为什么不还?”鹅鹅鹅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爸爸不慌不忙的对法官说:“我们没有不还啊,只要它们说出是我哪个老祖宗借的钱,我们也好有个明白啊!”法官觉得鹅鹅鹅说的有理,就问鹅族的:“是他们哪个老祖宗欠下了你们的钱呀?”鹅族的人说:“我当然知道是他们哪个老宗,就是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就这样鹅族的人说了一天也还没把鹅鹅鹅的老祖宗的名字说完。法官见状对鹅族的人说:“你们这不是耽误大家时间吗?回去吧,等你们说清楚是谁欠了你们钱再说。”就这样鹅族的人败诉,之后也并没有再上诉。因为他们永远说不清到底是鹅鹅鹅的哪个老祖宗欠下了他们的钱。

       鹅鹅鹅和鹅鹅鹅鹅因为不用还那笔钱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